流浪远方

你从远方来 我到远方去 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 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Menu Close

《归来》

这里是我的秘密花园,四季轮转,时光在此停驻。

让我回来,在此歇息片刻,冥想片刻。

在这个信息碎片漫天喧嚣的年代,缓慢的阅读和书写,都变得珍贵。

《苍生》


仅以此文,献给那些在这片土地上因各种原因无辜死去的人们。


无声无息的风
把你吹往一片干涸的土地
脚丫上的泥土已经风化
你不知道要去向哪里

一个个生命开始又结束
在黑暗中上下求索
你的眼睛里流不出泪来
看着苍凉世界瞬间凋落

疲惫的你
无助的你
猝然倒地

沉默的你
坚强的你
站在原地



《大路》


你头上戴着一朵花 ,姑娘
你肩上停着一只鸟 ,姑娘
你满眼慈悲的泪水 ,姑娘
可这些都会消逝

 
你看 ,那花儿凋谢了
你看 ,那鸟儿飞走了
你看 ,那泪水滑落了
在一瞬间


哦,姑娘
昨夜灰尘已布满大路
奔跑起来 不要停留

哦,姑娘
今夜向日葵已开满大路
奔跑起来 不要回头

《穿越时光》


梦见哥哥了。梦见他很年轻时候的样子,很瘦,在一个大广场上演出。
做梦的时候我知道我在梦里,我怀疑我穿越了时光,很高兴。
大广场上人很多,满满的拥挤。我想如果我穿越了时光,哥哥该是不认识我的,所以我只能站在人群里默默的听他唱歌。可是哥哥忽然叫我名字,我吓了一跳,但是拥挤的人群很快把我淹没,把我和哥哥远远的隔开。然后我忽然来到一个很大很空旷的阳台上,哥哥在楼下叫我,说他太热了要把头发扎起来。然后就扎起来,还是很瘦。这时哥哥叫我跳下去,他说他可以接住我。我想反正有人抱我不会痛,就跳了。阳光忽然照进我的眼睛,我什么也看不清了。

然后醒来我想起哥哥写过的一首没有发表的歌,叫做穿过九月的某一天。

……
穿过河流 时光为谁而停留
穿过岁月 浮光掠影已旧


他并不满意,而我情有独钟,因为我在歌里闻道了时光的气息。




《开在遥远》


这些日子总是做梦。半夜或者凌晨忽然惊醒,心怦怦跳。似乎总有人在梦里盯着我看,扑向我,极度恐惧。每次醒来只能在手心里握住佛珠,再继续睡。然后心里踏实一些。
白日里忙碌中的我跌跌撞撞,魂不守舍。真希望有个人一直牵着我的手走路。

昨夜梦见墨日哥哥和死去的许歌。那么真实。只是墨日变瘦了变得像那年他去青海时晒得黑黑的样子。时光飞逝。死的死,走的走,活着的还继续活着。
红告诉我她的宝宝要满月了。而我却没有勇气去赴这场宴席,我怕人多。她说,我很多年前给她的生日祝语她重新翻出来了记在宝宝的空间。恍如隔世。

“在我们的生命中  无论失去什么  得到什么  快乐或者百无聊赖
  但愿旧日的水仙花  清冽芬芳  如那遥远的岁月  刚刚开始梦想的时候一样”

原来我写过这些句子。我都不记得了。


此时,听着萧的歌,感动了。




《忘情之城》


在阳台上站了很久。风拂过我的身体。
头发还没干,我感觉好像在梦游。

我给自己做了一个盒子,硬纸板的盒子,上面有几个窟窿,我把自己装在里面。我想我的身体很小,所以纸盒子的空间忽然变得很大很空旷。一个个在黎明前死去的夜晚,月光从窟窿外面穿透进来,让我感到迷离。这不是他描述的玻璃屋,不是那个在月光下显得苍白的小山丘。没有他说的旅人经过,我感到害怕。我不要透明的大屋子。我根本不想看见一墙之隔外的阳光雨露小草小虫,不想看见湿漉漉的叶子上闪烁着的早晨的阳光,因为我不想憧憬什么幸福。我躲在这里,是为了让自己适应黑暗,适应比黑暗更黑暗的世界,让我被烈火刺伤即将失明的双眼加速的失明。只要我的心灵足够明亮,也许我就会遇见一只深情的萤火虫。

我蜷缩在这里,我希望它来吻我,用它湿润柔软的唇,每一夜。用它闪着光芒的微小的翅膀,带我飞翔。


















《两生花》


敏感如我,也不见得是件好事。因为如此,我内心的惶恐会渐渐放大,直到我自己无法承受。刚才与哥哥电话很久,我忽然发现我那种无缘由的安全感的缺失,实际上有着深切的根源。只是,一切不想再次被提及。我选择忘记。人生总有不同的阶段,希望每次都是一个句号。

有时候,哥哥会带给我一些不安。我的心也始终无法落地,始终在飘着。有时一个人走在路上,内心有个巨大的空洞,带来无尽的恐惧。街道的场景常常定格在某个分不清过去还是现在的瞬间。常常梦里醒来,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我明明知道那是梦,伸出手什么也抓不住。潜藏在心底的回忆,黑色白色灰色,天知我知。其实我并不想知道太多。我宁愿什么也不要知道。只希望流水一般的时光能慢慢冲淡我的记忆,治愈我自己。
他所说的朦胧感,我也许是不懂的。也许我太懂了。我想寻找一个纯洁的灵魂,而一个灵魂的纯洁与否和过去的种种并无直接关系。真正了解一个人,就是要知道他内心最深的痛在哪里。在爱里面,一切都是那么卑微,一切都是那么高贵。真正的爱,是坦荡的。挚爱,是唯一的。

四月跟我说,你是那种为了你爱的人去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却不会为了自己,而这也是你的命运。这就像我与自己的灵魂在对话。
哥哥却说,说的并不像我。
我想,他真的并不了解我。真的。很遗憾。我想,了解或许是一种缘分的递进,一切顺其自然吧。

生活是平淡的白开水,为什么离不开它?其实我们没有理由,可能,随时可以放弃自己。
两个我时隐时现。一个幸福安然。一个执迷不悔。



《信》



我是一封寄给你的信
漫漫路途
有时候,时间是静止的
在你抱着我旋转的瞬间
真想在这一刻老去
不必再走那漫长,遥远,无尽的路……



和哥哥在南京呆了很多天。做了很多的事,走了很多的路。
我们就住在南大的对面。闲来去校园里散步,看学生稀疏的身影,开阔的操场,有落叶的台阶,打球的少年。那个下午,我们并排躺在一张宽大的长椅上,仰望天空。夏天的阳光热烈,像一扇天空开启的窗,洒落在法莫道不消魂国梧桐的树叶之间,星星点点。有人骑车从身边经过,一阵阵如风,又那么安静。我们俩像两个被遗忘的孩子,默默地躺在这里。
我闭上眼睛,这是我记忆中的夏天一个定格的场景。恍惚间就要睡去,被哥哥叫起来继续走。

每日黄昏,我们总要坐一班公车,穿过一个学院的小巷,路过一小片篮球场,经过两个窄窄的门和一间间弄堂边的小饭馆,然后来到目的地。然后我就静静的等待哥哥做事。有时候,我会到外面的街道上乱走,买份报纸或者买瓶水,看天色渐暗人来人往。有时候,哥哥叫我在路边草地的台阶上跳上跳下锻炼身体。一只长得像毛毛虫的小狗每日都在那棵梧桐树底下坚持不懈的转圈。哥哥每次经过都会说它一遍,很好玩。


某日,和哥哥去了玄武湖划船,我都没怎么用力踩,被批评了。站在明城墙上,杂草丛生的荒凉感几乎淹没了我的现实感,想象着人与人在某个时间的断点相遇在这里。文明的进程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可怕。

某日,去明故宫看那些断壁残垣,一条巨大的马路把这个旧城拦腰截断,惨不忍睹。站在城门下,光影交错间,我仿佛看到一个侠士骑着栗马朝我飞奔过来,穿过我的身体,在我背后消失……

某日,在去雨花台的路上,我恍惚间迷路一小段,遇见一只会说话的鸟,应该是八哥吧,它跟我说,你走错了你走错了,往回走往回走。真是神奇阿!后来终于在路边找到哥哥。哥哥说,我在等你回头。这一日,哥哥好多次等我回头,我却像只倔强的小羊羔一样一去不回。在雨花台,哥哥送给我一颗像心的形状的血色雨花石,上面裂隙斑斑。却是我喜欢的那种,让人觉得可怜,想去爱它。

某日,看完南京城白骨累累的巨大伤痕。情绪低落。幸好还有一个可口的生日蛋糕等待我去把它领回家,和哥哥一起渡过一个美好的夜晚。火光熄灭之前,他闭上眼睛许了什么愿,我不知道。

某日,清早,和哥哥去爬紫金山头陀岭,然后辗转到了中山陵和灵谷寺。哥哥爬山很快,脚步轻盈如飞,我却慢吞吞像只蜗牛一样跟在后面。爬山大概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然后在山头一个大弥勒佛的身边吃背上山来的牛奶和面包,前一天准备好吃的,感觉很幸福哎。山上微风拂面,把一路上出的汗都吹干了。我们吃完午饭,把一只包子和一片面包献给弥勒佛祖吃,希望他保佑我和哥哥平安喜乐。哥哥还小心的扶起了一束佛前被风吹倒的别人献上的花,然后我们继续往上走,看到一个赤膊的老人在打拳,还没有到达山顶呢。山路蜿蜒,阳光不时的从树叶间撒下来,这一路上,常常是一条长路只有我和哥哥两个身影,真是神秘而又浪漫。树丛中那些小草小虫,孤独的小黄花,都是我们遇见的精灵。后来,哥哥终于登上了陡峭的山顶,像棵大树一样巍然屹立。我在下面哈哈大笑。

下山的路比上山好走一些,但是因为坡度原因顶得我的脚趾头很痛,后来脚都软了,走路晃晃悠悠的。哥哥一边走一边跟我讲述着他以前走过的陡峭的小路有多危险,听得我露出惊恐的表情。路遇一个神仙般的老人,告诉我们往下走到一个四叉路口,然后向右走。于是一段得到指引的路变得有期待的风景了。走着走着,来到一间书院,我们都累死了,赶紧进去休息一下。后来我趁哥哥进去参观的时间,在书院门口的座椅上趴着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梦,梦见哥哥穿着白色汉服手握宝剑从书院走出来,长发飘飘一路疾走,再也看不到踪迹。醒来发现,哥哥也趴在我对面睡着呢。莫不是这地方我们在古代曾经来过?
休息片刻以后,继续往下走,终于到了一个如老人所说的路口,向右拐,一条曲折的小路。沿着这条小道,我们终于迷迷糊糊来到了中山陵。在这里,我和哥哥一起数着数踏上了四百九十二级台阶,并给中山先生献上了两朵小黄半夜凉初透菊花。逝者如斯,在这里生命的迹象却那么繁荣的滋长。在一个平台上,哥哥忽然抱起我旋转起来,转得我头晕眼花,心花绽放。这一刻我将永远无法忘记。

黄昏将至,我们坐着小火车来到灵谷寺。这里安葬着国民革莫道不消魂命军的阵亡将士,环境相当幽静,想来这些烈士们生活得很安宁。日暮时分来到这里,感觉好像来到了一个仙谷。暮色笼罩大地,以至于我们迷路几次。最神秘的景色就出现在我们来到通往灵谷塔的小径上,这座在暮色中闪烁着光芒的宝塔,牵引着人的情绪。我数了两遍都是八层,哥哥说是九层,原来我忘记数第一层了哎。沿着旋转楼梯攀登,最迷人的景色就出现在我们登上塔顶的一刻。迎面而来的是遥远清透的风,以及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山峦和夕阳。这种金色的霞光,闭上眼睛,又是我记忆中这个夏天一个定格的场景。多么美妙。下楼梯的时候我问了哥哥一个问题,他说下到塔底了再回答我。狡猾而浪漫的哥哥呀。



某夜,我们依旧穿越那条小巷,忽然天开始落雨,噼里啪啦,我们飞奔着赶上一辆公车,然后下了车在街边的屋檐下避雨,看形形色色的人如何奔走或停留。很长时间,雨淅淅沥沥的,好像故意在给我们多一点时间体会这个再平凡不过的夜晚,因为它太寻常,也许很快会被忘记。

在南京,时间线的感觉总是很强烈。当看了太多不同朝代不同时期留下的历史遗迹、纪念馆和墓碑,我有一种在时光中穿梭的感觉,想象着曾几何时站在这片土地上的都是些怎样的人怎样的心怀。
这样想着想着,忽然觉得自己也不过是时间线上的一个点,而这个点终究也会成为过去。
那么,能多记得一些寻常的点滴,也是件美好的事。

《午夜》


我梦见x。一辆藏蓝的吉普。他带我飞。
也许,这个遥远的电影一般的场景,只属于过去或者未来。唯独不属于现在。这过去与未来之间仿佛有着几百年的时间差,让我在午夜惊醒哭泣。

晴朗的白日我站在街头,看人们来来往往。却看不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有人跟我说,他在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考古的時候,吉普飞驰在渺无人烟的公路上,天空的白云方佛都静止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时间是不存在的。只有在万籁俱寂中毫无表情的位移,那时候他也有过这样的感觉。
这些,包括梦境,可能都源自内心深处的孤独。

时光静流,岁月苍老,他是光,是火,是风,是你的悲喜哀愁。

《颐和园1998》

——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终究是会失去的。无论欢愉,还是苦痛。



你握着最笨拙的笔
画出最迷离的黄昏
我在石舫停留,
看一只鸽子渐渐变成古老的装饰

树梢一如既往的优柔
与防洪堤上的女子相爱
他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也没有,甚至一片树叶
他们只是彼此遥望着

而我,不再与你泛舟
那个美妙的下午
我已沉入湖底
变成一个闪烁的梦






© 2017 流浪远方.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Anders Norén.